天誉国际
当前位置:天誉国际 > 天誉国际 >

憾别李文亮:一个真而善良的普通人走了

  

  2月7日凌晨2点58分,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冠肺炎,抢救无效离世。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官方微博7日凌晨发布了这一消息。当天上午,武汉市政府向李文亮致敬,称“对其坚守一线抗击疫情表示敬意”。

  李文亮曾因发布疫情“不实信息”被“训诫”,此后他在诊疗中感染上新冠肺炎,在重症病房住院时,他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恢复后想上一线日晚间,李文亮的大学同学告诉澎湃新闻,他的妻子怀着二胎,已有六个月身孕。李文亮的父母曾被感染,已经出院。

  他的母亲7日对澎湃新闻说,二老住在家中,心情不太稳定,“孩子刚走,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便匆匆挂了电线年生的李文亮是辽宁锦州北镇市人,武汉大学2004级临床医学专业七年制毕业。他是导师那一届带的两个学生之一,导师向澎湃新闻评价这个学生“勤”且“真”,秉性善良。

  但导师不愿谈起更多。他说,7日上午已经给李文亮的家人打过电话,具体情况不便透露,现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已经派出调查组,相信会给李文亮一个公正的评价。

  从他的“人人网”不难看出,这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喜欢音乐,“只要好听就好!(还要思想健康的)”;爱好是“睡觉,看电视,吃好吃的特别是火锅,上网,听音乐!”;看“好看的电影”;打“超级乐者,劲舞团,跑跑卡丁车和cs”;喜欢童话“皮皮鲁传”——皮皮鲁不是学校老师喜欢的乖孩子,但他心地善良,顽皮又可爱,还是个爱发明创造的小男孩。李文亮在爱读的书里还列上了《十日谈》,这是一部批判欧洲中世纪黑暗和罪恶的现实小说。

  大学毕业后,李文亮去到厦门眼科中心工作。他当时的一位同事回忆起来,说李文亮就是一个普通人,曾被医院的主任骂过,也曾整理病例到崩溃,他是苹果忠实粉丝,甚至为了买苹果电脑被曾在医院工作的司机骗了一万多,同事问他怎么不报警了,他说“哎,算了”。

  在厦门工作三年后,李文亮2014年辞职回到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当一名眼科医生,他的妻子也在武汉的一家眼科诊疗机构工作,两人婚后育有一个孩子。

  一位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实习过的医学生对李文亮的“耐心”印象深刻。他向澎湃新闻回忆,眼科很忙,病人中老年患者居多,听力不好,但李文亮从不会因为听不清、听不懂而不耐烦。

  他也依然爱吃,常在微博上发美食照片,配上一段略带幽默的点评;经常转发抽奖和红包链接,但只中过一包湿纸巾;他喜欢老罗,喜欢音乐,喜欢漫威,还会做手工;平时会关注困难病人的求助信息;雅安地震时捐了两次款;曾经也抱怨过“不想上班”之类的话,也会在准时下班的时候感到快乐。

  疫情爆发前,李文亮正在追热门剧《庆余年》,庆余年的男主角张若昀在他最新微博底下评论鼓励他:“加油!祝您早日康复。”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在同学群里发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一个小时后,他又在群里补充,“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后来他在微博上解释,30日当天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布了这则消息。

  被训诫后,李文亮继续回到医院上班。他曾接受财新网采访回忆他被感染的过程:1月8日左右,他收治了一名以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入院的患者,该名患者当天食欲不佳,但体温正常,李文亮“大意了”没有做防护。第二天,患者发热了,查肺部ct提示是“病毒性肺炎”。病人转走后次日,李文亮就开始咳嗽,次日发热。1月12日,查了呼吸道病毒,做了ct,高度怀疑时新冠病毒肺炎就住院了。父母在他之后三四天也相继感染住院。

  1月28日,李文亮接受“北青深一度”采访时说,“一开始主要是发热、恶心,后来高烧慢慢退了,觉得有希望了,但是16号后呼吸困难加重,完全不能下床。24号转到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现在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类药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疗”。

  2月1日,他在微博上发文说,第三次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此前他做过一次核酸检测没有出结果,经过治疗后又做了一次,显示为阴性,但仍然呼吸困难,无法活动。

  他的同学向澎湃新闻回忆,他说自己早上血气好些了,氧分压100,还是不能动,一动就喘,其他还好,管床医生说肺功能恢复起来会比较慢,估计还得住院2周。

  那次,他告诉同学,“核酸还是阳性,目前在用克力芝,对症治疗,经鼻高流量氧疗”。同学们纷纷鼓励他,“加油加油,稳住了”。

  李文亮最后的抢救是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他在6日21时30分左右停止心跳,此后用上ecmo(人工肺)抢救。

  7日15时,在曾留下他生命最后痕迹的重症监护室门外,澎湃新闻看到,这里非常安静,只听见门内不时传来的滴滴声,一个全副武装的护士走出来,丢弃了一口袋的医疗废物,应当是另外的一场抢救了。

  平日这层楼的另一半是门诊区,现在候诊大厅和诊室的灯都已关闭。隔离病房之外,来发热门诊的多半是老年人,有人把粉红的塑料袋套在头上作为防护,还有老年人茫然无措地打听,这里还能不能配到慢性病的药物。

  在李文亮妻子老家,湖北枣阳的一名志愿者听说李文亮去世的消息后,带了1000元、3套防护服、20个口罩,想去探望他的妻子。赶到村庄后得知,李文亮妻子一家正在附近的医院休息。医院一名医生告诉他,当地政府上午已经介入,会妥善安置好她和家人。

  “没见到人,挺遗憾的。”这位志愿者对澎湃新闻说,“我希望社会不会忘记每一个付出过的人,和他们的家人。”

  武汉常务副市长:向李文亮表示哀悼 全力配合调查组武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胡亚波表示,李文亮同志在抗击疫情中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经全力救治不幸逝世,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全市人民向李文亮医生和所有被病毒夺去生命的同胞表示深切的哀悼,向他们的亲属表示慰问。

上一篇:疫情影响究竟多大?美联储警告新风险来临新兴市场纷纷降息

下一篇:中国最美海岸之一被指遭违规采石填海 当地叫停